工会

返回首页>>

遇见自贸区,遇见更好的自己——记伟创力(上海)金属件有限公司生产助理经理占新军
作者:劳动报首席记者李轶捷 时间:2019/4/15 10:19:18
分享到: 新浪微博微信 更多

  占新军是一个来自苏北农村的农民工。刚来上海的时候,他才22岁,而如今已经是伟创力(上海)金属件有限公司生产助理经理。从一个农村孩子到成为上海市劳动模范、上海市人大代表,他用了十五年时间。

WDCM上传图片

  甜向苦中来

  每天6点上岗,拿起喷枪就是一身汗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背井离乡,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从头开始。占新军来上海前,曾是苏北老家一家国营工厂的工人。2003年的时候,他来到上海,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打算趁着年轻赚点钱,做到30岁就回老家。

  占新军一直说,自己的运气很好。刚到上海不久,就有一家金属件制造公司录取了他。他对自己说,上海是一块好地方,一定要好好干。再后来,公司被世界500强的伟创力收购了,厂区也被划到自贸区范围里。说起来,整个过程就像做梦一样:“我这样一个农民工,现在竟然在世界500强外企工作,还当上了生产经理和工会副主席,太不可思议了。”

  占新军在伟创力做的第一个工种是在涂装车间做除尘。这个工种的技术含量很低,但很辛苦。除尘就是用明火喷枪将铁件上的纤维碎屑烧掉,车间里有明火,也有高温烘箱,就是没有空调。“当时是夏天,我们做除尘的,一个白班是早上6点到下午2点。每天6点上岗,一拿起喷枪就是一身汗,但基本在6点半以后,一直到下午2点下班为止,我再也不会出汗,身体里的水分都蒸发完了,汗都出不了。”占新军回忆。

  咬着牙做了半年除尘,占新军被安排轮岗去做物流员,这并不是他自己的意愿,而是谁也不乐意去轮岗。占新军觉得,成功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别人不乐意去,他去。就这样,他陆续轮了近十个岗位,占新军也慢慢从技术含量很低的岗位,逐渐升级到申请发明专利。“不过最初的岗位,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当然,现在条件要比以前好许多,比如除尘车间,现在工人是一个小时轮班一次,在岗位上还加装了空调出风口。”对于曾经吃的苦,占新军似乎已经显得十分淡定了。

  因为他坚信,香从辛里得,甜向苦中来。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每个人都一样,但每个人的起点不一样。世界上没有坐享其成的好事,要幸福,就要撸起袖子,靠自己的双手去奋斗。

  拥抱新变化

  从理论到实践,使产品达到客户要求

  伟创力是一家传统制造业企业。这些年来,社会上一直就有这样的说法,传统制造业日薄西山,技术能力单一的制造业工人面临失业的危机。

  真的是这样吗?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占新军。从入职到现在,占新军十多年来都没有离开传统制造业的生产线,他的很多同乡、朋友在上海、江苏、浙江的很多传统制造业工厂打工,他们也经常会交流这个问题。在他看来,传统制造业从业人员的压力肯定是存在的,面对由于市场需求多变、劳动力等资源要素成本上升、节能减排约束趋紧所形成的多重压力和困境,传统制造业的优势不断削弱,生存空间日渐缩小。但与压力相辅相成的,是动力。

  “经济结构优化、增长动力切换和制度环境的改善,为传统制造企业转型升级带来战略合作、业态创新、技术变革等多方面的机遇和空间。传统制造企业必须积极拥抱变化,从旧思路、旧方法、旧手段转向新理念、新模式、新路径,在新环境中稳中求变,探索转型,以寻求新生机、谋求新发展。”占新军理解中的传统制造业,生机无限,但前提是需要经历变革的阵痛。

  很快,这样的机会就来了。

  2013年4月,自贸区海关制度创新,由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批准,一项国际标准的维修业务在上海伟创力试运营。这是一个完全不同于以往业务的新领域,公司内部也没有专业的人才,如何能够顺利运行?

  “一直都在说传统制造业缺少机会,这不就是机会吗?在机会出现时,不应该畏手畏脚。伟创力的领导层对我很信任,让我带领新组建的部门,从电子元器件的具体如何保存、工具维护保养周期、保养内容、测试程序等各个方面,及时跟进,了解情况并解决问题。”从理论到实践,占新军通过不断摸索,以及在公司内外不断进行头脑风暴,总算是摸清了生产流程,进行了工作创新,使产品达到客户要求。

  占新军的付出得到了回报。工商、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及海关等相关部门对这项维修业务开展予以认可,上海伟创力取得了《入境维修再利用业务资质证书》,以及进口商品的《快检快放便捷化监管措施企业证书》。在日常具体进出口维修操作过程中,进口检验检疫手续由之前的3天缩减为半天,大大加快了进口通关时间,提高了时效性,也降低了货物在港口等待的仓储费用。

  通过技术攻关,上海伟创力成为自贸区海关制度改革创新的获利者。占新军所领导的国际国内维修中心,也赢得了国检局及海关认可,是自贸区唯一一家可以进行国际国内维修业务的公司。

  在这次机会中,伟创力又一次敏锐地意识到,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企业的创新不能只依靠占新军一人。

  很快,以占新军名字命名的劳模工作室成立。工作室主要承担了五个领域的创新工作:CNC加工中心、机器人自动化焊接、柔性数控制造、自动化喷涂、自动化组装生产线。一项项创新发明,从这个工作室“蜂拥而出”。

  “例如,我们研发的一种能够同步调节压辊两端高度的滚圆机,申请了发明专利,同时也使生产效率提升了50%;我们研发的一种具有可竖台面的升降工作台,使得产品的一次合格率从85%提高至95%。科技创新,带来了项目改善,提高了生产效率,并最终为企业创造了效益。”这些创新发明帮助上海伟创力斩获中国表面工程协会评选的“最具潜力企业”奖项,而说起这些,占新军的脸上流露出难以掩饰的自豪。

  好时代来临

  工人的社会地位明显提高

  去年,占新军有了一个新的身份。作为一名新当选的人大代表,年初,他第一次参加上海两会。在那次会上,一名老代表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占新军,你来自生产第一线,要多反映工人的心声。”这句话成为他那几天最重要的使命。

  占新军说:“我在伟创力的十几年,做过操作员,做过领班,做过计划跟踪员、生产计划员、生产主管,现在是生产经理,一直都没离开过生产线。这十多年来,我最想说的就是,我们传统制造业的产业工人、技术工人的社会地位明显提高了。”

  201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从党和国家发展的战略高度,为加快建设一支高素质的产业工人队伍明确了“路线图”和“时间表”。去年,又有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进一步鼓励辛勤劳动、诚实劳动、创造性劳动,增强生产服务一线岗位对劳动者的吸引力,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

  对于纷涌而来的政策红利,占新军认为,工人的好时代又回来了。

  占新军介绍,好时代能够孕育更多好工人,但产业工人要成长为时代所需的人才,还要学会抓住机遇,提升自己。占新军以自己所在的企业举例,上海伟创力对于产业工人队伍的建设,一直都有明确的规划。比如有面向所有员工的网络在线课程,大家管这些课程叫做“伟创力大学”。此外,在上海伟创力,这些年来先后成立了技师工作室、创新基地以及劳模工作室,搭建起企业间科技创新项目沟通交流平台,其内核就在于利用智能制造改进生产方法,而最终目的,是引领职工,培养人才,成为企业发展的强大动力源。企业的战略意识,对产业工人培养的推进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采访临近结束时,占新军颇为感触地说:“我是一名农民工,来伟创力的第一天,什么都不懂,还想着30岁的时候回老家。然而,现在16年过去了,我已不再想回老家的事,伟创力就是我的家。在上海,我遇见了自贸区,遇见了更好的自己。这些年来,我通过业余时间的学习,获得了大专文凭,先后荣获了上海市农民工先进个人、上海市劳动模范。改变我命运的,是这个伟大的时代,是浦东这块沸腾的热土,只有奋斗的人生才称得上幸福的人生。”

  如今,占新军把孩子从老家接到上海,他想让孩子接受好的教育。浦东这片改革的热土曾经张开双臂拥抱他,他同样希望,他的孩子也在这片热土上茁壮成长。

上一篇       下一篇

劳动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