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

返回首页>>

有了人民支持才有最后的胜利
作者:劳动报记者胡玉荣 时间:2019/5/14 22:47:56
分享到: 新浪微博微信 更多

  这几天,家住静安区三泉公寓的原三野20军老战士王建文一反平时的少言寡语,话语开始多了起来。每天拿出压箱底的军功章,拉住女儿王力讲起当年所在部队解放上海的往事。70年过去了,太多的事已经消失在老人的记忆中,可当年的硝烟炮火仍经常浮现在脑海。“人民军队爱人民,上海百姓真是我们的亲人。”近两个小时的采访,这是王建文反复说的话,也是说得最清楚的话。

  突然接到整训命令

  今年88岁的王建文出生在河南驻马店,少时逃难到了江苏徐州,在当地一座煤矿谋得了一份生计。1949年1月,年仅18岁的他报名参军,成为解放军第三野战军20军的一名电话兵,并于当年4月随部队参加了渡江战役。“一路上,可以说是摧枯拉朽。5月初,部队到了江苏丹阳一带。”王老说,正当战士们摩拳擦掌,准备一鼓作气解放上海时,突然接到了原地整训的命令。

  “起初我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在整训几天里,部队干部不仅向每个战士重申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还强调了从未听说过的城市政策纪律,并要求在市区作战时力争不使用火炮等重武器。”王老说,很多政策纪律都是第一次听说,比如如何对待外国侨民等。原来,中共中央军委于4月底5月初向总前委、华东局、第三野战军发出指示,要求抓紧完成占领上海的准备工作,既要歼灭守军,又要完整接管上海,以利于后期建设,并保护外国侨民。上海战役的总方针是,既要歼灭国民党守军,又要保全市区,免遭破坏。

  “回想起来,整训真的十分必要。没有这样的教育,解放上海的成果就不会那么圆满。当时我们的战士大多没有文化,他们作战勇敢、不怕牺牲,但是没有那么高瞻远瞩,想得那么周到。”王老感慨道。

  外围战斗异常激烈

  1949年5月12日,第三野战军依据中共中央军委和总前委指示,决心首先兵分两路,采取钳形攻势,从浦东、浦西两翼迂回吴淞口,断敌海上退路,尔后再围攻市区,分割歼灭守军。蒋介石要求国民党军坚守上海六个月,并制定了守备上海的作战计划,将整个守备阵地划分为主阵地带、外围阵地及市区核心阵地三部分,采取陆海空联合作战,利用碉堡群工事,按团、营、连逐级构成抵抗中心,实行抵抗。

  王老随所在的20军参与了解放浦东的战斗。“在塘桥和高桥地区,战斗打得太惨烈了,仅我们电话兵,牺牲的战士大概有40多人,接近一半。”说到这里,他忍不住老泪纵横。他说,当时国民党守军在这两处建立了大量碉堡工事。特别是在高桥地区,为保持吴淞口出海通路,不仅派驻了重兵,还依托该地区濒江依海、三面环水、地形狭窄的有利条件,在海空军配合下频繁反击,并在水中设置了尖锐的木桩和大量水雷。

  王老回忆说,冒着枪林弹雨,我军集中轻重机枪封锁敌堡枪眼,突击小组穿插到掩体和交通壕侧后,将手榴弹、炸药包塞进枪眼,攻克了一座座碉堡。特种兵纵队的重炮团赶来,击中海上7艘敌舰,封锁了高桥以东海面。经过10天激烈战斗,除吴淞口尚未完全封闭外,解放军从东、南、西三面紧紧地包围了上海的国民党军。

  上海人民成为最坚强后盾

  “我们的部队从龙华渡过黄浦江,来到徐家汇一带。进入市区后,上海的工人和百姓对解放军部队太好了。”王老说,当时很多战士对能在上海喝上自来水感到特别惊奇。因为在解放其它城市时,经过激烈的战斗,大家都嘴唇干裂急需喝水,但很多设施被破坏,找不到喝水的地方。后来才知道,在地下党带领下,在10多个战火纷飞的日日夜夜,上海工人阶级勇敢守护着全市的水、电、煤气、通讯,城市的秩序得到基本运转。

  同样,因为得到了上海人民帮助,在解放市区的战斗中,解放军更加游刃有余。王老说,进入徐家汇后,所在部队得到百姓的举报,说有一股国民党部队躲在教堂内。随即,解放军马上包围了教堂,并最终逼迫近一个连的守军投降。“有了百姓作向导,我们在作战过程中避免了不少伤亡。这样的例子在其它参战部队中也屡见不鲜。”

  在王老的心里,解放上海的前一夜记得特别清楚。“5月26日深夜,天下着蒙蒙细雨,我和战友们在威海路上搜查零星的国民党守军,走着走着,突然发现远处有一支部队,当时每个人都特别紧张。连长通过望远镜观察看到,这些人的手臂上都箍着白毛巾,原来也是解放军部队。这时大家才明白,自己和从其它路线进攻的部队会师了,上海马上解放了!”说到这里,王老握紧了拳头特别激动。

上一篇       下一篇

劳动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