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返回首页>>

城市花街的秘密
作者:记者忻意 时间:2019/4/12 10:17:39
分享到: 新浪微博微信 更多

  沐浴着温暖的阳光,感受着和风吹拂,走在一条被鲜花点缀的街道上,品味着阵阵花香,是多么美的享受。在静安区,南京西路、华山路、铜仁路、恒丰路、海宁路等17条马路已成为色彩缤纷的“花街”,这些分布在绿地花坛、道路花箱、隔离带中的城市花景,出自“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上海工匠”朱道义之手。

  由于钻研花艺,朱道义从一名外来农民工成长为插花技师,通过一技之长落户上海。这些年,他将插花艺术融入城市景观绿化,将花艺之美传递给更多人。南京西路一年要换几次花卉?街头花卉的色彩和品种如何搭配才有国际范儿?冬季花卉品种少,怎样不让花箱失色?街头花卉如何养护及应急处理?且听朱道义揭开城市花街的揭秘。

  打造静安高颜值花街

  春花烂漫,姹紫嫣红,在上海的街头便能看到芬芳美景。去年5月,静安区新闻办宣布,该区的17条主要道路的容器花卉已经进行了优化更新,包括南京西路、华山路、铜仁路、恒丰路、海宁路、大统路西藏北路等,共计更换花卉60万盆。这些造型别致的道路花箱,点缀在车水马龙之间,经过了一年四季的品种更替,给城市增添了独特的魅力。花街的打造,也有上海静安园林绿化发展有限公司朱道义及其团队的一份功劳。

  绣球、常春藤、大花海棠、西洋鹃、彩叶朱蕉、何氏凤仙、南非万寿菊……如果不是专业人士或花卉爱好者,恐怕根本叫不出这些花卉的名字。多样的花卉品种出现在摩登街头,为城市街景增添一抹亮色,也使路人充满了新鲜感。朱道义在讲述自己的街面景观花艺设计理念时说:“要做到‘四季有景观,季季花不同’,总体风格要大方、舒适,符合国际化、时尚化的定位,很有挑战性。”

  花卉的色彩搭配是一件考验审美的事。这年头,市中心街头花卉大面积的红配黄已不多见,绿化园艺师大多不愿落入俗套的配色,倒是会参考国际色彩流行趋势。“2018年的国际流行色是紫色,在南京西路、华山路等街头,我们种植了粉紫色的矮牵牛花。”朱道义表示,他与专家、同事们认真研究并讨论,从几百种花木中做搭配设计,不仅要考虑植物的习性,还要结合上海气候时令,才确定花卉品种。

  春季时,粉色系花卉与嫩绿植物的搭配比较协调,给人以轻盈浪漫的感觉;夏季时,主打白色、绿色、淡蓝色花卉,给人以视觉上的清凉;秋季时,迎合国庆欢乐祥和的气氛,会选用红色的花卉。作为静安乃至上海最著名的商业街,南京西路一年竟然要换5季花卉。“3-4月是鲁冰花加凤尾蕨,4-5月是朱蕉和海棠,6-8月会更换另一种色彩的海棠,9-10月换上圣诞花、三角梅,11月起到第二年初春,则会选用西洋鹃、羽衣甘蓝等。”

  朱道义坦言,上海冬季寒冷,可选种的植物相对较少,给花街布置带来一定的限制和困难,“但我突然来了灵感,采用插花花艺装饰手法,将染色的云龙桑和植物藤球布置在花箱中,也能达到色彩和谐、错落有致。”这一创新的花街布置手法得到了绿化市容局的表扬并建议推广,也被上海市政府网站予以正面报道。

  从设计到施工亲力亲为

  武定路上的静安花店,是朱道义上班的地方。年轻的时候,他凌晨就要去花市进货采购,一大早就开店迎客,各种花材一经他手,仿佛被注入了新的生命。如今,在花店隔壁的办公楼里,他还有一间“朱道义工匠创新工作室”,培养优秀绿化团队亦是他肩上的重任。

  朱道义不仅是插花技师,也是绿化技师,这样的“双料技师”在上海屈指可数。即便拥有“上海首席技师”、“上海工匠”、“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众人一辈子梦寐以求的殊荣,这些年他仍不断学习、精益求精,将插花艺术融入城市景观绿化,将花艺之美传递给更多人。为了做好在道路景观绿化,朱道义提前一年就制定了详细计划,初步选定花种、尺寸和色彩的搭配。他实地考察各条马路,结合道路风貌和文化建筑进行设计,一条路往往还分成3段花景,每隔500米就有些变化,避免审美疲劳。他不仅亲自飞到广州苗圃挑选花卉,还要亲自试种样品,在花箱里做出样板“造型”,并对工人进行施工培训,可以说样样事情都亲力亲为。

  “要将一整套绿化设计呈现在道路街头,确实会碰到‘拷贝就走样’的情况。”朱道义说,如果不去面对面、手把手的指导,很难保证一线绿化工能把花箱做到高低错落、疏密有致、色彩穿插,有时候他上街查看才发现花卉的朝向种反了,绝非传一张照片到手机上就能验收成果。

  要保持花街美丽持久,日常的养护工作也非常精细。“要做到无残花,无空秃,无黄叶,无垃圾。”朱道义表示,这需要公司300多个园艺工人的共同努力,他们身穿统一的工装、鞋帽,装备了先进的绿化工具,守护着各条花街。单是清洁花箱就分好几个步骤,湿擦、干擦、刷灰,最后还喷上“碧丽珠”,使得花箱亮丽如新。

  不过,这些精心养护的道路景观花卉也难免遇上飞来横祸。“常德路上经常发生单车交通事故,每周总有人开车把花箱撞了,时间往往是深夜或凌晨。”朱道义说,团队建立了快速应急方案,当天值班的养护工20分钟到场,1小时内将撒了一地的泥土、花草清理干净,受损严重时,还要修复花箱、重新栽种。“一条路上的羽衣甘蓝,一夜之间变成南非万寿菊,这一定是绿化工人们在辛勤加班。”

  朱道义说,绿化部门的一线员工一般文化程度不高,专业技能也有待提高,但只要愿意学、努力干,他都有信心能把大家教出师。培养后备力量是朱道义这些年一直坚持在做的事,他对学徒们毫无保留地传授插花技能,也鼓励大学生深入一线,“实践出真知,体验促成长”。

  对花艺事业充满畅想

  得体的衣着、流利的上海话,不俗的谈吐与气质,近30年的花艺经历彻底改变了朱道义。谁能想到,30年前,他只是一个从老家安徽到上海谋生的外来打工者?起先在一家花圃栽盆景,随后到静安花店做学徒工,机缘巧合下才跟随师傅梁胜芳学习插花艺术。

  背井离乡沪打工,谁没有孤独感呢?10年前,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自己每年除夕都留守花店,没回老家和老婆、孩子吃过一次团圆饭。那时他租住在300元一个月的小屋里,盼望着哪天有上海户口了,能和上海职工一样缴纳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怀揣梦想的他,处处留心学习,除了摘取各类花艺大赛奖状证书,还因获评“2010年优秀外来员工”户口落入上海。如今,一家四口在上海其乐融融,女儿正准备考研,儿子今年也初三了。

  回想起来,多年前的那份孤独感恰恰是他不断求索的催化剂。朱道义说,年轻时他是个文艺青年,喜欢在深夜时分打开广播,收听陆澄主持的《午夜星河》。“晚上11点半,我打通广播热线,通过电波朗诵汪国真、席慕蓉的现代诗,那晚兴奋到半夜才睡着。”他自嘲晚上没事做,捧起唐诗宋词,背了一首又一首;他看的书很杂,从插花到绘画,从文学到音乐,后来还去参观各种画展、雕塑展等,学习大师的色彩运用和空间布局。在经年累月的美学熏陶下,他不仅提高了审美层次,也获得了创作灵感,在插花艺术中运用自如,就连给插花作品起个名字,都仙气飘飘、诗意盎然。

  上海市首席技师、上海市杰出技术能手、全国优秀农民工……一份份荣誉为朱道义的花艺事业锦上添花,而他内心更多的是感恩,因而身体力行地回馈社会。他放弃了无数休息日与节假日,组建社区绿化服务队,为社区居民提供绿化咨询、解难、示范,为老年大学讲课传经解惑,为楼宇白领和学校师生科普花卉知识,演示多种插花花艺。他还来过劳动报,现场展示并讲解了海派花艺的制作和含义,并将其插花作品赠予本报。

  身为插花花艺国家级考评员,朱道义表示,如今每年都会有大量市民学习插花艺术,学员中有80-90%为女性,文化素养较高,但80%的学员考证并不是为了从业,而是希望学一门艺术,丰富业余生活,与爱好者进行交流。他深切地感受到,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居民的素质持续提升,人们对于美的追求也越来越强烈,正所谓“盛世兴花”。“以前在道路边种花,还有市民悄悄摘花、偷花,但去年我在路边修剪枝叶时,却被市民责令不要破坏公共花草。虽然当时被吓了一跳,但我还是要向那位市民致谢。”朱道义为自己能够美化城市感到由衷的高兴,对于花艺事业更是充满了激情与畅想。

上一篇       下一篇

劳动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