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返回首页>>

周俊松:上海古画修复集大成者
作者:马邦乐 时间:2019/1/14 10:38:05
分享到: 新浪微博微信 更多

  1997年,也就是周俊松19岁那年,他进入上海文史研究馆,有幸拜在古书画修复的泰斗级大师严桂荣门下。

  严桂荣是古书画修复的重量级人物,上海博物馆修复国宝书画遇到的难题,最后都要送到严桂荣这里。能被严桂荣选中,自然是周俊松的造化。当然,老师看中的是他的潜质。古书画修复奥秘无穷,从此周俊松开始了艰苦的学徒生涯。

  从捣浆糊开始

  记得拜师的第一天,严老师对周俊松说:修复古书画,不像其他的行业,这是没有捷径可走的。很多人学三年,也不过学个皮毛,还没有资格去修复古书画。你能学到什么程度还得看你自己了。

  严老师带徒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捣浆糊。这需要备好一个钵,在面粉里加上水和防虫防蛀的明矾,就拿起一个木棍用力捣,捣的过程不仅用力还不能停顿,把其中的硬块全部捣匀才可以停手,一天下来浑身酸痛。老师看那浆糊的成色,就瞄了一眼,只是淡淡说一句:“重做”。徒弟心里知道这是自己的问题,就继续训练。忽然有一天,老师还是瞄了一眼,同样淡淡的说:“可以了。”那天听到这三个字,周俊松激动万分。

  正式学习古书画修复

  就这样,周俊松开始了装裱新画。当然,又是日复一日的训练,和师傅无数次的否定。又是某一天,严老师揣着一幅破旧古画走过来说:“俊松,你把这幅古画修一修。”周俊松激动万分,这意味着他从此可以登堂入室,正式学习古书画修复了。

  严桂荣强调认真二字,周俊松身体力行。有时严老师说到精要的地方,他暗自记在心里,等饭罢告别师傅就回家拿出纸张反复试验,抬头一看,东方既白。带着试验品,就到严老师家汇报。

  就这样,周俊松学到了一身绝技。当他的声名通过高品质修复作品传播出去后,素昧平生的藏家常会来拜访他,把他们珍藏的名作交给他修复。同样低调、神秘的藏家甚至要求保密,不允许拍照,也不能透露藏家姓名,其中就有原属乾隆皇帝旧藏的董其昌书法册页,上面盖满了乾隆的收藏印,在乾隆的收藏目录———《石渠宝笈》中有登记著录,这类藏品现在拍卖上经常以几千万甚至上亿成交,在博物馆藏中也属于国宝级藏品。藏家能将这样的顶级藏品托付给周俊松全权处理,可见对他的充分认可。

  总是按照标准来修复

  碰到有一些尺幅大,又易损坏的画作,一天只能揭开手掌这么大,整幅作品光是揭开就要几个月的时间。对于这样的苦活,旁人一看到就皱眉头,但他每天拿着镊子弯着腰一点点揭开,在他看来眼前的画就是一个生命体,损坏一点,痛在心里。

  对于一幅价值不高的作品,周俊松也总是按照修复文物的标准来修复。在他看来只要是艺术品就不存在名头大小,就必须一视同仁,如同医生遇到了病家,没有穷人富人之分。

  有时为了一幅待修复的明代绢本画,缺少同时期的绢,他会去拍卖会拍回老画,从上面拆下材料来做,只为修旧如旧,珠联璧合。

  一张修复桌,周俊松每天弯着腰、低着头默默地工作……

  周俊松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让祖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得以传承,现在的年轻人怕苦怕累,周俊松时常为此而忧虑,希望一身技艺能够有合适的传人,发扬光大。

上一篇       下一篇

劳动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