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返回首页>>

小小的我大大的幸福
作者:陆晓芳 时间:2018/12/24 10:10:19
分享到: 新浪微博微信 更多

  20世纪80年代我出生在江苏的一个小乡镇,父母是卖布匹的个体户。我们家店铺门面不大,每每有想要做新衣服的街坊邻居都会来到我们家,妈妈都帮着精心挑选,然后根据实际需要用木尺丈量、裁剪、折叠,最后贴心地用布带子帮忙包扎方便提着,最后他们总能满意而归,嘴角划出优美的弧线。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上演,小小的我倚着门框仰着脖子,就这样看着妈妈,打心底里觉着我妈妈一定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妈妈,以后我也要成为像妈妈一样出色的人,我甚至还梦想过自己长大后成为一名裁缝,把我所做的美衣分享给大家。

  夜幕降临,家家户户都会拿着一块块长长的木板,往自家门口的凹槽里安插,一块又一块,然后在昏黄的灯光下,就开始就地铺床了,一层一层的棉花被,最后铺上爸爸当兵时发的重重的军大衣,那种领子是人造毛的,特别酷,没睡之前我就会在上面跳来蹦去,别提多开心。天亮后,卷起被褥,像往常一样开门营业。大人们忙着干活,我们忙着玩耍,每天都活在欢声笑语里,觉得好幸福哟。

  又过了几年,我读了小学,家里布匹就不卖了,成品商店里有各种式样好看衣服,套装还是会去找裁缝做。记得当时妈妈做过好几套颜色很赞的西装套装裙,有肩垫,手工扭花扣,穿起来体态好也超精神。店里又多了项加油业务,那时候来往的摩托车没油了都会来我们家给油箱灌饱再开路;那时家里还多了个呱呱叫的对讲机,我和妈妈觉得很有意思,一直在那边呼来呼去弄着玩,看到底能管多远,家里现在还有张妈妈拿着对讲机笑得合不拢嘴的老照片呢。转眼家里买了地打了根基,盖起了转角三层小洋房还带个大天台,木板门也换成了不锈钢卷闸门,家里的加油业务配备了一个自动加油器,硕大的储油罐外挂。家里有了电话,黑白电视换成了彩色电视,家里地面是流行的花色磨石,图案间还镶嵌着金边,铁床换成了不锈钢的床,还有了柔软的席梦思、抽水马桶,不再用啤酒香波,用起了潘婷,当时第一次觉得头发超级轻盈柔顺,一度爱上了洗头。

  不久,乡政府转移到了镇上,家里卖掉了盖的楼房,转让了店铺里的商品,去镇附近开了个小厂,加工粮食,引进了好多大型机器,生意红红火火,添置了家里第一台车。

  大学来到了省城,学校里有各种各样的社团,你感兴趣的都可以加入,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也可以结交很多不同专业的朋友;人生第一部手机是小巧的珍珠白滑盖,特别少女心,人生第一台手提电脑,日系橘黄系列,很潮;市中心很热闹,有好多大商场,即便只是看看,只看不买也超开心,有公交车,有地铁,有的士,想去哪儿都特别方便;家里的厂房也从平房改建成了二层楼房,建了更大的仓库,家里添置了第二辆车,家里的工人也是越雇越多。毕业来到上海工作,一个更加国际化的大都市,这里有更多的地铁,第一次见到上海错综复杂的地铁线路图,我简直惊呆了,怎么会有这么交通便利四通八达的城市?是梦想城市无疑了。刚来上海时我租住在一个简陋的单套,周围的居民以老人为主,环境比较古朴,每天上下班坐公交,加班晚了就得打车。现在幸福多了,单位提供住宿,方便又经济,出行吃喝玩乐基本一部手机就都可以搞定,各种美食APP、支付平台让生活更美好,出行地铁手机扫一扫都不用带卡咯。上海有更多的学习培训中心,满足想要学习不同领域内容的我们;更多的大商场,满足不同消费层次和喜好的我们;更多平台提供更丰富的活动,满足不同年龄层不同专业的我们;闲暇时可以和同事、朋友小聚,会让我们瞬间活力满满。家里爸妈的小事业蒸蒸日上,经常和我聊聊家里的经营情况,问问身处异乡的我的衣食住行。父辈的坚韧不拔、吃苦耐劳、勇于创新的精神值得我学习一辈子,更鼓励着我不断进取。

  在上海这个魅力之都,我见识了很多,成长了很多,收获了爱情,组成了自己的小家庭,小小的我好幸福哟。在祖国母亲日益富强的今天,年轻的我们,更该靠自己的智慧和双手,创造出属于我们的一片天。

上一篇       下一篇

劳动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