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权

返回首页>>

澳洲最低工资标准再提升 将惠及220万名工人
作者:张锐杰 时间:2019/6/12 12:02:33
分享到: 新浪微博微信 更多

  据澳洲网报道,当地时间5月30日,澳大利亚公平工作委员会(FWC)宣布,从7月1日起,澳大利亚全国最低工资标准将上涨3%,工人工资每周可增加21.6澳元。据悉,FWC的决定将直接影响澳大利亚220万名工人。

  工资上涨有望改善雇员生活水平

  据报道,澳大利亚公平工作委员会决定将2019年的最低工资涨幅定为3%,相当于将最低周薪提高至740.8澳元,或将最低时薪提高至19.49澳元。

  据悉,FWC决定的涨幅低于2018年涨幅,但超过雇主团体要求的涨幅水平。经过2018年3.5%的增长后,目前澳大利亚全国最低工资为每周719.2澳元,相当于每小时24.3澳元。澳大利亚共有21%工作者的收入由最低工资标准决定。对此,FWC在声明中表示:“经济环境发生变化,尤其是最近国民生产总值增速和通货膨胀率下降。处于审核期的税改政策也已经生效,为低收入家庭带来好处。考虑到这些因素,我们决定将今年的涨幅控制在去年涨幅之内。”

  该委员会会长罗斯表示:“我们很满意决定的涨薪水平不会造成任何不利于通货膨胀的后果,也不会对就业造成任何可衡量的负面影响。不过,3%涨幅仍会给依赖最低工资标准的雇员带来收入上的提升,并改善他们的生活水平。”

  除此之外,FWC还指出,在接受最低工资的雇员中,女性比例仍然过低。FWC在声明中表示:“提高全国最低工资能够有助于减少收入的性别差距。”

  贸易工会委员会要求6%涨幅

  然而,澳大利亚贸易工会委员会(ACTU)却要求将2019年的工资涨幅确定为6%,相当于每周最低工资增至43.15澳元,超过FWC决议的一倍。对此,ACTU会长奥尼尔表示:“我们提议的涨幅不会对经济增长造成威胁。”

  据悉,ACTU在3月的一份声明中也提出:“FWC应该在两年内缩小最低工资和经合组织定义的相对贫困线之间的差距。这样就不会有全职工作者生活在贫困中,这一切都是从6%涨幅开始的。”声明还表示,“但目前最低工资低于OECD(经济合作发展组织)定义的贫困线,只达到收入中位数的60%。而今年则需要达到10.7%的涨幅才能确保没有雇员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对此,雇主和企业团体表示,6%涨幅将破坏就业形势,给经济发展造成威胁。其中,澳大利亚工业集团(AIG)希望将涨幅控制在2%,澳大利亚工商总会(ACCI)也希望涨幅不要超过1.8%。

  AIG首席执行官威洛克斯表示:“现在还不是冒险调整最低工资的时机。FWC在过去两年决定的工资涨幅太高了,分别达到3.3%和3.5%,和整体的工资调整水平以及经济环境不协调。今年FWC设定的增幅合适多了,这非常关键。”

  已连续两年上调最低工资

  在此次上调最低薪资标准之前,澳大利亚已经连续多年蝉联世界上最低薪资标准最高的宝座。去年,澳大利亚就将最低工资标准上调了3.5%最低工资标准。去年,几乎同一时段,澳大利亚公平工作委员会将劳动者最低收入每周(38个小时)薪资提高至719.2澳元,比以往上涨了24.3澳元。今年的新标准将于7月1日生效,届时将有超过200万的澳大利亚人受益于此。

  澳大利亚小型企业、工作场所事务部长克瑞格·朗迪认为,这是委员会在考虑周全后所做的一个相对权衡的决定。但澳大利亚工会理事秘书长萨莉·麦克马纳斯表示,工会仍认为最低工资标准应该设置为标准工资中位数的60%。她表示,那些因为最低工资标准不够完善而被迫生活贫穷的人,只能盼着公平工作委员每年会提高一点最低工资标准来维持生计,这是不应该的。她认为最低工资的标准应该随着标准工资的变化而变化。

  零售业雇员工会表示,这次的最低工资标准上调为澳大利亚经济注入了强心剂。绿党劳资关系部发言人亚当·班德却认为,即便如此这样做好处很多,但很多全职工作者仍将处在贫困线挣扎。如果我们不立法要求最低工资必须高于贫困线,那么贫富不均的问题就仍会持续。澳大利亚公平工作委员会主席伊恩·罗斯表示,本次薪资的上调不会令澳大利亚承受通货膨胀的压力,也不会对就业带来负面影响。

  低收入群体仍有担忧

  虽然澳洲的最低工资标准在全世界名列前茅,但是与之相对的,由于澳洲数百万人没有养老金保障或养老金缴费不足而无法享有体面的退休生活。由此引发了澳洲众多媒体有关现行养老金制度需要改革的热议。

  据澳大利亚养老基金协会(ASFA)透露,越来越多依赖“零工经济(gigeconomy)”谋生的低收入、非技术工人面临失去强制性雇主养老金保障的风险。所谓的零工经济是指由工作量不多的自由职业者构成的经济领域,即“打零工”。按照目前的澳大利亚强制性雇主养老金制度,雇主需要为年满18岁、月收入超过450澳元的员工缴纳养老金,养老金的缴纳比例为工资的9.5%。因此,对于靠打零工维生的群体,若从某个雇主处获得的月收入低于450澳元,则无法享受这一保障。

  对此,ASFA希望就这一制度能够得到彻底改革,确保Uber、Delivero和Airtasker等大量兼职人员获得完善的养老金保障。ASFA首席执行官马丁·法伊指出,伴随“零工经济”的快速增长,很多独立合同工往往是弱势的一方,在某些情况下会遭到无良雇主剥削。他说:“对现行强制性雇主养老金制度进行改革理由很充分。一方面,随着零工经济规模的扩大,打零工人群不断增加,如果不进行改革,现行强制性雇主养老金制度的覆盖面则会越来越窄。另一方面,由此伴随的社会问题也会相应增加,如政府财政负担等。”

  据ASFA估计,Uber、Delivero和Airtasker等在线平台的员工中约有10万名工作人员(占劳动总人口的0.8%)缺乏强制性养老金保障。此外,一些无良雇主会利用“虚假合同(shamcontracting)”来逃避缴纳养老金义务。所谓“虚假合同”是指经过修饰的“就业合同”,实际上就是“独立合同”。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灰色地带”的工人人数正在快速增长,养老金问题会变得更加普遍。

  延伸阅读

  澳洲职工养老前景不乐观

  澳洲目前拥有全世界都羡慕的养老体系,根据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联合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告(U.S.News&WorldReport)的调查显示,在全球65个被调查国家中,澳大利亚养老体系排在全球第二位。这其中包含了对国民退休收入、养老系统的可持续性和完整性等因素的考察。

  但近年来澳洲税务加重、福利削减的趋势很明显,从各种报道看来,养老前景很不乐观。

  一份由RaboDirect发布的调查报告发现,44%的澳大利亚人认为他们的退休金不足以支持其退休后所需资金,32%的人为他们的退休金做自愿供款,近20%的人依靠亲属的遗产来支持退休后的生活。据澳洲产业养老金协会(IndustrySuperAustralia简称ISA)最新的一项研究显示,未足额缴纳养老金的澳洲人账户余额少了近2万澳元,其中60-64岁的澳洲人账户余额少了3.5万澳元。ISA与Cbus公司于今年早些时候公布的调研报告显示,每年约有240万员工的雇主未按照规定为职工缴纳养老保险,总计达36亿澳元;即平均每个员工未缴纳1489澳元(相当于4个月的积蓄)。

  与此同时,截至2017年12月31日,澳大利亚税务局(ATO)共收到10759份未缴纳养老金报告。据ATO提供的资料显示,住宿与饮食业、建筑业、制造业及零售业成为养老金未足额缴纳的“重灾区”,约半数争议案件发生在上述4大行业。

上一篇       下一篇

劳动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