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权

返回首页>>

沉到基层化解每一起劳动争议
作者:黄嘉慧 时间:2019/6/12 11:59:12
分享到: 新浪微博微信 更多

  从1995年的开发区工会主席到如今徐泾镇总工会特邀的资深人民调解员,喻学记在劳资纠纷处理这条路上走过了24个年头。在多年处理徐泾地区劳动争议的过程中,他深知唯有依靠劳动法律法规,站稳调解员立场,维护劳资双方的合法权益,才能够更好地平衡劳资双方的关系,成功调解每一起劳动争议。

  本期讲述就邀请这名沉在基层多年的人民调解员聊聊他在调解中的故事。

WDCM上传图片

  为班组长争取更多合法权益

  在处理群体性劳动争议案件时,我有一个调解原则,先了解企业的组织机构,与企业的工会组织、班组长等层面了解争议的起因、员工的诉求,释明法律、法规,争取他们的理解和支持,并尽最大可能地帮他们争取合法权益。我曾处理过的一起因企业搬迁而引发的劳动争议案件就是如此。

  这家企业位于徐泾镇辖区内,以生产、加工经营为主要业务,员工500余人,在徐泾地区算是中等规模的企业。由于业务的发展,企业要从徐泾搬至西边的江苏省,劳动合同需要与吴江市内的新公司重新签订,因此企业启动了搬迁方案,需要与员工提前解除相应劳动合同,并且公司愿意支付相应的经济补偿金,但由于员工对法律的误解,引发了争议。在了解了事情的大致后,我们先找到了企业的基层领导,向他们宣讲《劳动法》、《劳动合同法》中关于经济补偿金的计算方式:上海在计算经济补偿金基数时,需要扣除劳动者的加班工资。而后,我又通过一个多小时的宣讲、交流,让大多数班组长认可了单位的补偿方案。

  按我的调解经验,他们对方案是认可了,但心里一定还有小九九。再经过深层次的沟通,几名班组长告诉我,他们的月收入中,加班工资占了40%,他们的工龄长,扣除加班工资后,补偿金要少好多。另外,江苏的最低工资标准要比上海低。每年收入又要少,考虑不去江苏了。他们提出的想法确实合情合理,因此我承诺帮他们争取。随后我向单位反映了这些情况,单位也知道,这些班组长在生产中承担的责任较大,且承担着公司传帮带的任务,到江苏工厂组织生产,不能没有他们。单位问我有何好的方案?根据单位的实际情况,我提了二个建议:一、愿意到江苏工厂去的员工,工资标准按上海最低工资标准计算;二、愿意到江苏工厂去的班组长和一线生产员工,满工作一年,单位按岗位不同,三年内,每年发放2000元至5000元的奖金。这则方案受到了单位认可,员工满意,60%员工随迁,一桩群体性劳资争议就此化解。

  妥善安置动迁企业员工

  近年来,随着徐泾地区西虹桥商务区的建设,企业动迁时有发生,并成为许多劳资争议爆发的导火线,一旦处理不好他们的劳资争议,后果不堪设想。

  有一次我接到一家企业工会主席打来电话,说公司的员工都坐在食堂内了。我一听便觉得事情不妙,赶紧联系相关部门一道赶往这家单位。一到这家企业,我就连忙赶去食堂,观察这些员工的情绪,并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等我到达食堂时,员工们正互相讨论着,看到我走到前头,一下子便鸦雀无声,观察起我来。做调解这么多年,这样的情况我早已见过很多次,我知道这些员工想看出我是不是“老板的人”,究竟为谁而来。我没有二话,让同行人员拿出纸和笔,分发给下面所有的员工,让他们填写诉求和想法,写好后交给我。这期间我与公司的工会主席、中层代表们聊起公司的情况,得知由于公司要动迁了,员工对公司以前的加班工资计算、社保缴纳以及经济补偿金如何计算等方面有疑问,因此才出此下策。通过简易的白卷调查,员工三五人一组,把他们心中的疑问都送到了我的眼前,我一一给以解释,然后要求企业对存在的问题自行纠正,企业当场承诺。第二天,全部复工。

  去年9月底,又有一家企业要搬迁,公司提出的补偿方案是“n+1”,再增加10%,作为“奖励金”,如果员工愿意在两周内签下协议的,那么可以拿到这笔奖励金,如果没有在两周内签下的,则没有这笔奖励金。这个方案得到了区总工会和区人社局的认可,也通过了民主程序。方案公布后,少数员工提出要“2n+1”,对此我们组建了专项工作小组,通过一星期的宣传、解释,让近90%的员工签了协议,还有二十多人坚持不签,并请了律师,申请劳动仲裁。

  得知这情况后,我又找到了他们的代理律师,并约企业、律师一同商量这次争议的调解方案。我首先做通企业的工作,要求企业保证10%的奖金,只要员工能回来签,还是给予这笔奖金;其次,我做通律师的工作,要求律师返还已收取的代理费,并请律师告知员工,如果申请劳动仲裁,10%的奖金可能就有落空风险。通过各方的努力,这20多位员工返回企业,签订了补偿协议。

  对于群集性劳动争议的处置,我认为第一是要取得劳动者的信任,让他们觉得我是为他们而来,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如果我第一时间去的是老板办公室、企业办公楼,那么他们对我的信任度就会立马折一半。与此同时,对于员工的诉求也要有自己的判断,作为员工,在提诉求的时候,肯定是想要得到更多,甚至这部分超过了自己的合理要求,这个时候一来我要对他们做法律法规的普及,告诉他们什么是“权益”、什么是“利益”,二来我也会与企业老板协商,适当地拿出一些企业的诚意来,鼓励员工尽快达成协议。

  为青浦培育更多调解员

  随着新经济时代的到来,楼宇经济成了近年来徐泾地区出现的新鲜事物,但是这一变化也成为劳资争议出现的主因之一。

  记得有一次,我接到镇总工会的电话,告诉我镇内某一商务楼宇内的一家专做互联网技术的企业老板“跑路”了,留下一整个办公室内近50名员工面面相觑。我还是老办法,第一是了解情况:多少人、工作多少时间、有无签订劳动合同、有无加班情况、年休假情况等,然后为每一个人制作“个人档案”,逐一计算他们的合法诉求,同时联系劳动监察部门,让劳动监察立案,对这一欠薪企业老板开展追踪,在最快时间内找到老板,让他支付拖欠工资,起到疏的作用。

  但这仅仅是我此次工作的第一步。就在第二天,我与镇总工会的工会工作者又立刻来到这栋楼宇内,向这家企业周围所有的企业员工都分发了工会维权小手册,让职工能够先行了解、学习起来,同时将我们工作室的联系方式发给每一名企业的工会主席或是人事负责人,让他们一出现情况就能联系到我。因为我知道,像这样办在商务楼宇内的企业,一旦有一个出现劳资争议,那么楼宇内的其他企业也有可能相继发生,这样一来十分不利于劳动关系的和谐稳定发展。做调解这么多年,我认为首先当然是要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其次是要增强企业老板、企业管理层们的法律意识,将一些侵权违法的行为扼杀在摇篮之中。

  除此之外,由于青浦区总工会邀请我作为职工法律援助站点的牵头人,在调解前置的劳动法律维权过程中,引入专业的、有技巧性的维权方式,帮助有需要的职工成功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所以,我也正在自己的工作室内培养一支具有专业调解能力的工作者们,让他们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将徐泾地区的劳动争议案件逐个击破,维护每一名员工的合法权益。

  同时,我也积极参与镇总工会组织的法律调解培训班,既作为基层法律援助的培训老师,提升每一名工会工作者的能力与素质,同时针对来参加培训的工会主席或是企业人事负责人等,为他们提供法律咨询和答疑,让他们能够在日常管理中就注意这些劳资争议的“雷区”,避免日后让员工踩雷。

  如何妥善处理好劳资争议,靠的应该是像我们这样,沉浸在基层,讲“基层话”,做“基层事”,真正拉近与员工的距离,才能够尽最大努力维护他们合法范围内最多的权益。

上一篇       下一篇

劳动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