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权

返回首页>>

走出工作室天地更宽阔
作者:赵竺安 时间:2019/5/15 10:26:12
分享到: 新浪微博微信 更多

  作为上海劳动争议处置基层单位的一块品牌,上海西郊老徐工作室在本市大名鼎鼎,其创始人徐仁华个人调解率高达80%以上,一直是引人注目的佳绩。在长达三十多年的劳动关系领域工作中,老徐深深地感受到:劳动争议的产生,主要还是当事方对法律不熟悉、不清楚、不懂得依法合规办事。于是,在做好本职工作之余,老徐把精力用到法律普及上,他走出工作室,为本市各区企事业单位调解劳动争议;他设立劳动人事微信群,为3000余名群友服务;他撰写文章,走进大学和各区传授劳动法律知识……老徐认为,他热爱这份事业,这份事业体现了他的人生追求和价值。

  本期劳权请来老徐工作室徐仁华主任,由他讲述他的人生历程。

WDCM上传图片

  上门调解200人停工案

  上海西郊老徐工作室是在嘉定区江桥镇政府的关心和支持下以个人名字命名创立的,它与徐行镇客堂会、安亭镇汽车城等,形成了嘉定区基层法律咨询、政策指导、争议处置等为一体的四大品牌。

  在我长达三十余年的工作经历中,处理、调解劳动争议,可谓多如牛毛。但随着知名度的提升,本市各区不少企业碰到劳动争议,都希望我能出马调解。朋友劝我,你马上就要退休了,平时工作那么忙,何必再管闲事。我却认为,我热爱这份工作,也有激情,社会需要我,证明了我的价值所在。于是,我在干好本职工作之余,利用双休日参与各区企业调解。有一次,松江一家民企准备搬到外省市经营,员工要求经济补偿,老板不同意,导致200名员工停工。面对如此局面,老板竭力邀请我去调解。

  我首先找到老板,提出两个问题。单位搬迁有没有方案?有没有违法行为,导致员工做出过激行为?老板诚恳地说,我们不太懂法律,请你出马,就按你说的做。

  摸到企业的底线后,我面对职工,要求他们选出10个代表沟通,我还承诺:从情感上,我是站在职工这一边,只要职工提出的要求符合法律,我一定支持职工。

  我表明态度后,职工选出代表,双方进入沟通。交流时,代表对企业搬迁提出了很多想法,有的还提出赔偿金要求。对此,我介绍了本市企业搬迁政策,并逐条解释“市区到市区”、“市区到郊区”、“郊区到市区”、“郊区到郊区”、“本市到外地”等各类搬迁,企业应当承担的责任,告知企业,如果职工不愿随迁,企业就必须给予经济补偿金。但索要赔偿金,是一种过度要求,法律不会支持。

  在协商补偿金时,有代表提出,应该将加班费计入月平均工资内。对此,我发表意见:按本市规定,加班费不计入月平均工资内,但考虑到这些职工跟随老板多年,为企业发展做出了贡献,我可以代表职工与老板协商。

  我的观点赢得了职工信任,在与老板协商中,我首先表示,计算补偿金时,确实可以剔除加班费,但考虑到企业与职工的感情,多给一些,可以温暖职工的心,便于事情早点解决。老板爽快地同意了。

  接着,我帮助企业设计了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为了让职工放心,我特意写明补偿金的支付日期,职工签字后,我监督企业在三天之内全部支付完毕,至此,一起群体性劳动争议烟消云散。事后,有调解员向我讨教,我告诉他,这样的群体性事件,处置时必须有理有节,有章有法,要抓住主要矛盾、主要人物分别处置,才能达成和解。

  不辞辛劳普及法律

  长期以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件事:为何各级政府、工会组织、法律部门都在加大劳动争议调解力度,但劳动争议仍然居高不下?我认为,矛盾的症结,还在于法律的普及不够。于是,我又走出工作室,受聘为上海劳动和社会保障学会劳动法专业委员会委员、上海市劳动关系协调员高级特聘教师、华东师范大学特聘研究员、上海师范大学特聘教授等职务,为广大法律系学生、人事干部、工会人员授课,从事法律宣传和普及工作。

  在讲课过程中,由于我具有三十多年处理劳动案件的经历,我采取了“以案说法”的方式,在讲述实例中引出相关法律条款;并当场出题,要求学员回答。课后,我还给学员提出的各种“疑难杂症”把脉会诊,赢得了学员们的好评。

  有一次,我在黄浦区讲课后,一位从事HR工作的学员拉住我,苦恼地说,他所在的企业因技术升级,需要裁员,由于老板专横跋扈,听不得任何意见,想裁谁就裁谁,导致他的工作无法正常进行下去。我当即对他进行了指导。翌日,这位学员邀请我去他所在的企业,希望我给他的老板“上课”。我下班后赶去,就裁员起因、裁员申报、裁员方案、方案公示、裁员协商、补偿金额、支付时间、签字确认等12个重要环节,一一进行辅导,并再三督促老板,合法的裁员,政府部门会支持;违法的裁员,企业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老板接受了我的意见和建议,按部就班开展工作,该企业平稳地渡过了裁员关。

  去年与今年,我均被奉贤区人民政府、总工会聘为常年劳动法特聘讲师,为工会组织、企业人事讲课。在讲课过程中,我考虑到工会人员需参与劳动争议调解,因此,我着重于讲解劳动争议调解的方法和技巧。我始终认为,工会组织是职工利益的维护者,也是职工的“娘家人”,当企业发生劳动争议时,基层工会就在现场,他们最知情最了解事实真相,因此,由工会组织介入劳动争议的调解,无疑是最有实效的一种方法。

  由于名声在外,应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学会下属分会邀请,我还走出上海,去浙江桐庐讲解“处置群体性劳动矛盾技巧及相关法律政策”,深入浅出的分析,生动有趣的实例,受到了100多家企业工会干部、人事的好评。

  虽然我整天忙忙碌碌,四处奔波,但能为和谐劳动关系添砖加瓦,让更多的人受益,我感到我的人生很充实,很有价值。

  设立7个微信群服务三千余人

  考虑到劳动争议具有突然性、爆发性和复杂性的特点,为了第一时间给予需要的人群以帮助,让他们足不出户就能享受法律服务和标准法律答案,我决定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在领导的支持下,设立了公众号。我还设立了7个微信群,群友达到3000多人。这些群友,以企业人事、工会工作人员为主,因此,每个群友背后,可以说就是一个企业。

  无论是工作日,还是双休日,抑或节假日,从上午8时至晚上10时,我只要一有空余时间,就不厌其烦地回复各种问题。

  有一次,一个群友单位的职工发生工伤,他问道:工伤发生后,停工留薪期需要护理吗?护理费谁承担?护理人员谁请?工伤职工回家休养期间,护理人员还需要使用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我一一给出了标准答案:1、以医院结论为标准,如果医生认为需要护理,就应该提供护理。2、护理人员,用人单位可以请自己的员工,也可以请医院的护理人员,请工伤职工的家属也行。3、护理费支付。用人单位请自己员工从事护理的,一般不产生费用,如果有费用,由用人单位支付给担任护理工作的员工;请医院护理人员的,按医院规定支付护理费;请工伤人员家属的,与工伤职工协调,约定一个合理的价格。在鉴定结论出来之前,产生的护理费由用人单位承担。4、职工返家休养期间,是否需要护理,由合法医疗机构的医生确定,如果仍然需要,酌情给予护理。

  除了回复群友们的问题,我还挤出时间,给劳动部门刊物写稿,每周撰写一篇阐述最新案例和法规的文章,粘贴于公众号和微信群。我还准备撰写一本近40万字的劳动法律实务书籍,让更多的人受益。

  前不久,我还拜沪上著名劳动法专家、原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关系处、劳动监察处、劳动仲裁处张宪民处长为师。有不少朋友认为,你再过一二年就要退休了,拜师是不是晚了点?还有朋友认为,你自己就是劳动法专家,何必再拜师?我认为,虽然我马上就要退休了,但为了梦想而奋斗,拜师学艺就永远不会嫌迟。我徐仁华拜师,一不为名二不为利,就是想通过师傅的言传身教,学习他丰富的法律知识,学习他处理劳动争议的方式方法,以更好地服务社会。

上一篇       下一篇

劳动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