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权

返回首页>>

国外青年人期待怎样的未来?
作者:宗禾 时间:2019/5/8 10:45:57
分享到: 新浪微博微信 更多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社会以年轻人“经济、行动和人格独立”为荣,到了成年还猫在父母身边是“缺乏独立性”的象征,会被社会嘲笑。伴随着房价日益上涨,啃老现象已经呈现全球蔓延趋势。“Z一代”常被指作年龄在18岁到25岁之间的年轻人,那么,国外的“Z一代”青年人,面对对未来有何担忧和期许呢?

  美国

  努力攒钱买房

  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网站报道,美国“Z一代”称,他们已在攒钱,准备买房。

  美国银行所作的一项调查显示,半数以上的“Z一代”计划在今后5年成为有房一族。报道称,这项调查发现,为了实现这个目标,“Z一代”宁愿将5000美元(1美元约合6.7元人民币)存起来以用于交购房首付款,也不打算花在举办梦幻婚礼、购物或度假上。

  超过半数的“Z一代”说,成家生孩子是购房的首要理由。为了攒钱,“Z一代”打算干两份工作,上不会让他们背负沉重债务的大学,或回到父母家生活。

  另据美联社报道,随着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进入人们通常开始设法购买首套房的年龄段,未来10年,成为有房一族可能成本更高,且竞争更激烈。美国房地产信息公司齐洛房地产数据库公司的一份分析报告预测,未来10年,步入35岁左右的美国人接近4500万人,比过去10年多了310多万人。该公司经济研究室主任奥尔森说:“潜在的首次购房者激增,却没有足够的库存来满足,意味着通常首次购房的年龄段将不断被推得越来越大。”

  据齐洛公司分析,通常首次购房者的年龄中位数现在是34岁。目前年龄在24岁到33岁之间的美国人有4500万,他们未来10年将进入34岁。据该公司分析,这个数字比过去10年进入34岁的4180万增加了7.4%。

  美国许多年轻人不得不推迟购房,原因是他们要尽力偿付学生贷款和不断上涨的房租。这使得他们存钱交首付款变得更难。

  日本

  坚持节俭至上

  据报道,在遭受衰退打击的地区,“Z一代”正变得节俭起来。“Z一代”的孩子即将成为地球上最大的消费支出力量。这预示着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的许多机遇。

  但在许多经济增长不那么强劲的发达国家,零售商和品牌厂商并不高兴。这是因为它们的“Z一代”青年是在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的阴影下长大的,这使他们不得不节衣缩食地过活。

  日本和欧洲的情况尤其如此,这两个地区的经济增长未能像美国那样反弹。这一点在日本体现得最为明显。这个岛国在过去20年里经历了多次衰退,把年轻人从推动消费的花钱者转变为当地所有年龄层中最吝啬的一个群体。1984年,25岁以下的消费者每多挣1美元就会花掉88.7美分,超过了86.2美分的全国平均水平。根据日本内阁2017年发布的一份白皮书,到2014年,“Z一代”消费者的这个数字已降至76.8美分,低于全国平均水平78.4美分。

  在一家大型制药公司工作了一年的23岁的清水孝子(音)说:“老实说,我觉得我不知道怎么花钱。如果我去购物,那只是为了买必需品。”

  印度

  关注环保和就业

  印度年轻人可以在这个国家正在举行的大选中发挥关键作用。在印度35岁以下人口占到近2/3,年龄在18岁和19岁的首次投票选民超过1500万的情况下,年轻人拥有着左右全国选票方向的力量。根据美联社的采访,年轻的选民们(至少在印度首都)不像老一辈那样专注于种姓和宗教等问题。

  相反,他们感兴趣的是大学毕业后的就业、生活在空气清新的城市、提高女性安全和与世界顶级经济体竞争等一系列问题。

  以下是新德里年轻选民的一些看法。20岁的瓦尔达·卡班达是一名心理学学生。他说:“我正在关注一个没有哪一方真正触及的问题,那就是污染。我这辈子都生活在德里,我从来不吸烟可是我的肺已经完蛋了。所以我可能在一根烟都没碰过的情况下死于肺癌。”

  20岁的大学生吉特什·纳格帕尔说:“对我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工作机会。哪个政党能为新行业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我就投票给它。因为我将很快开始寻找工作。”

  莫妮卡·达拉勒也是心理学专业学生,她说:“女性安全是我关注的主要问题。人们针对这个问题说了很多,还推出了‘拯救女童,教育女童’等口号,但我认为这些概念并没有深入人心。”

  德国

  担忧教育和养老

  德国经济蓬勃发展,德国年轻人却有一种感觉———即便现在一切顺利,但是德国可能处于更严重的问题边缘。换句话说,许多年轻人可能觉得自己现在过得不错,但是他们担心未来并非如此。

  “我们现在过得不错,或者说我现在过得不错。但是展望未来5至10年,我们处在一个十字路口……每个人都有些担心,政府在教育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资不足,我们的未来将何去何从。”巴肯说。

  与其他欧洲国家的同龄人相比,德国年轻人看似过得不错。2017年,该国年轻人失业率为6.4%,远低于意大利、希腊等欧盟国家。但还是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感觉———老一辈人对影响年轻人的领域关注不够。德意志银行最近发布一份报告显示,自2009年以来,德国主要城市房价上涨了80%,租金也在上涨。此外,全国住房短缺将近100万套。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最近发布一份报告称,德国人口迅速老龄化“将对公共养老金计划的财政可持续性构成挑战”。

  今年24岁的欣泽从事医疗保健工作,他说眼下德国政治更倾向于中年人和婴儿潮一代,而不是年轻一代。“当我老了,谁来支持我的退休生活?没有人。”虽然德国年轻人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悲观,但在欧洲和世界各地,对于想要移居绿色牧场的人来说,德国仍是一片富饶之地。

  加拿大

  希望降低经济压力

  随着经济的不景气,近年来,加拿大年轻人“啃老”现象越来越严重。数据显示,加拿大2017年新屋平均售价为每户约合559123美元,目前房地产行业占加拿大GDP的12%。房价居高不下、银行持续加息概率提升,以及年轻人收入提高缓慢等,都让不少“千禧一族(18-34岁)”有心无力。

  “千禧一族”只好在买房时“啃老”:35%受访者表示他们必须“啃老”才能付得起购房首付,这个比例在加拿大各年龄段是最高的。调查显示,1981年加拿大25到29岁的年轻人寄居在父母家中的比例只有11%,而2011年这一比例已上升到25%,而20到24岁的年轻人与父母同住的比例更高达59%。

  房价和生活物价的升高,就业和收入不稳定,使得年轻人无法承担独立生活的费用。而就业前景不佳,又逼得许多只有高中毕业文凭的加拿大年轻人重回校园接受高教或者选修技工课程,以便能够有更好出路。这个漫长的成年教育通常维持到他们三十岁生日。靠普通的工作收入交完税过独立生活要存下十来万的首付非常难,只有住在父母家中减少衣食住行中占最大头的住的固定开销,才可能买到自己的物业。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找到合适的工作、走上成功的发展道路比父母那一代人困难得多。这种状况下的年轻人,更希望就业形势能够趋于良好,身上的经济压力能够有所减轻。

上一篇       下一篇

劳动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