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权

返回首页>>

意大利劳动力市场灵活化经历了哪些改革
作者:李凯旋 时间:2019/4/10 10:17:26
分享到: 新浪微博微信 更多

  用工市场灵活化已经日益成为全球趋势。以意大利为例,在20世纪90年代开启了劳动力市场灵活化改革进程,近年来,通过采取放宽固定期合同限制、放宽无固定期限合同个体解雇限制、提高失业保险替代率、弱化集体谈判作用及实施“适度的”工资政策等措施,推动了劳动力市场的灵活化转向,也赋予了企业主更多的雇佣、解雇和制定工资的自主权。本期将回顾意大利用工灵活化改革的路径和内容。

  放宽固定期合同限制的边缘

  1962年,意大利立法将无固定期限合同设定为标准就业合同,并严格限定了固定期合同的适用范围。石油危机爆发后,意大利政府开始尝试引入放宽固定期合同限制的边缘灵活化改革。1984年,意大利通过引入社会团结合同、工作与培训合同、兼职就业合同,开启了劳动力市场的初步灵活化。

  20世纪90年代,意大利继续放宽对固定期合同的限制,推动非典型就业的发展。1994年至1995年,工会与雇主联合会达成协议,扩展工作与培训合同适用范围,并引入所谓的合作合同,即按项目就业的非典型劳动合同。1997年的法案正式放宽了固定期合同限制,引入了所谓的非典型条款,将临时派遣工作合同合法化在多方压力下,法案赋予派遣合同工享有无固定期限就业者同等工资待遇的权利,并禁止在罢工时在危险工作或比较专业的工作中以临时工代替正式工。此外,法案还将此前工会与雇主联合会协议引入的按项目就业非典型合同合法化。

  1997年和1999年意大利进一步放宽固定期合同的限制,在兼职就业和固定期合同问题上,颁布第61号法令,规定最大程度地实现兼职就业的灵活性,同时推动兼职就业者享有与全职就业者同等的工作条件。2001年上台的政府强力通过该项法令后,在2003年迈出了更加灵活化的一步———引入“员工租赁”服务或“劳务供应”制度,允许与“劳务派遣”机构签订无固定期限合同,并在临时就业规范中去除了原有不允许从事低端工作的规定。

  此后,意大利对固定期合同的改革继续推进。2012年的劳动改革法案,一方面为雇主使用固定期合同提供了便利,规定企业无须提供技术、生产、组织等方面的正当理由,也可通过固定期合同雇佣新人且合同可延展更新,但每位固定期雇员的合同有效期总和不得超过36个月,而且须通过集体协议方式约定固定期雇员不得超过相关企业员工总和的6%。另一方面,适度增加了固定期合同的成本,规定合同期满后若没有转化为无固定期限合同,则雇主须为相关雇员额外缴纳费率为1.4%的社会保险。2014年的法案规定固定期合同有效期可一次性达到36个月,相关雇员比例上限提高至无固定期限雇员的20%,在超出该比例的情况下,固定期雇员可转为无固定期限雇员。2015年实行的《就业法案》,取消了企业超比例使用固定期合同情况下相关雇员转为无固定期限雇员的权利,仅保留了对企业的经济惩罚。

  将解雇限制的核心灵活化

  欧债危机爆发后,意大利加快了核心灵活化改革的步伐。2011年颁布的第148号法律,推出了一种“准集体劳动协议”。这意味着,社会伙伴可在标准劳动合同所规定的内容及劳动法之外,在聘用方式、劳动关系规范、劳动合同的转换甚至解除劳动关系方面,达成例外的协议。此后,从理论上说,企业可自行制定劳动合同,非法解雇将成为可能,仅需提供一定的补偿即可。这为2012年更加灵活的劳动改革法案的出台打下了基础。

  2012年的劳动改革法案和此后的《就业法案》,通过对《劳动者宪章》第18条的修订,引入新版无固定期限合同,大大削弱了对“内部人”的保护力度。2012年的改革将无固定期限劳动关系中的个体解雇分为三种情况:歧视性解雇、劳动纪律问题和经济问题。第一种情况,保持原有法律内容不变,即被解雇雇员复职且获得一定的补偿(至少15人以上的企业);第二种和第三种情况,将仅获得12到24个月的补偿。

  《就业法案》完成了对《劳动者宪章》核心内容的修订,为2015年3月7日后签署无固定期限合同的劳动者引入了所谓的“增强保护合同”,剔除了遭遇非法解雇必须返聘的条款。此后,企业解雇无固定期限雇员不再需要提供合理的客观原因,只需提供4-6个月(15人以下企业)或12-24个月(15人以上企业)的工资作为经济补偿即可。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意大利尚未触动1991年立法中对集体解雇作出的规定———15人以上企业,因停产、减产或转型在120天内解雇5人,即算做集体解雇。

  工资谈判趋向分散化

  在1991年之前,意大利的工资谈判制度由三部分构成:自动随通胀调整工资水平的滑动工资制、全国有效的行业集体谈判(三年一次)以及企业内部协商。而始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工资谈判分散化,意味着工会话语权与集体谈判作用的弱化,以及企业内部协商机制的扩展。

  意大利最早于1945年在北部工业发达地区引入滑动工资制,20世纪50年代在全国普及。直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前,不同行业和工业部门的工人在滑动工资制下所享受到的工资涨幅,因行业、工种和地域的不同而存在差异,平均为通胀率的70%。1975年,意大利总工会与企业家联合会达成协议,引入了适用于所有工人的统一津贴单位,即通胀率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工资上涨2389里拉。这使得滑动工资制下的工资平均涨幅几乎达到了通胀率的100%。在1979年和1985年两次改革后,滑动工资制下的平均涨幅降至通胀率的60%左右。1992年,工会、企业家联合会和政府签署收入政策联合协议,正式取消了滑动工资制。

  自1992年起,意大利的工资谈判制度变为由两年一次的行业集体谈判和企业内部协商两部分构成。工会与企业联合会议定工资涨幅须与政府确定的年度目标通胀率一致,与实际通胀率之间的差额,在两年后的集体谈判中才能得到体现。中右翼政府为进一步促进工资政策的“适度化”,于2004年将通胀的参照水平由过去的实际通胀率改为“预测一致”的通胀率,给予了雇主联合会更多的自由度。工会通过集体谈判维持实际工资水平的能力遭到了削弱。与此同时,雇主竭力减弱集体谈判制下全国通用行业劳动合同的效力,企图以公司层面的协议取而代之。意大利政府通过降低工资税收的方式,对雇主的“诉求”给予了支持。2007年,将加班工资和公司层面谈判的工资增长部分的边际税率皆定为10%。此举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公司法,规定2013至2015年继续采取税收激励政策,以推动企业层面工资谈判制度的扩展。

  虽然部分比较强势的行业工会,如冶金业工会在2005年的行业集体合同更新谈判中,推动了对实际工资增长滞后的补偿,并引入了工资自动增长机制;化工行业工会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与雇主就相关问题达成一致,即在经济下行时,可以推动工作时间灵活化,但是时薪不得低于行业谈判规定的最低水平。

  失业收入保障制度更“现代化”

  意大利在1988年对失业保险制度进行过改革,为灵活就业者引入了“低要求版”失业险,但替代率仅为7.5%。直到2005年,意大利政府为应对劳动力市场灵活化改革后的新情况,才再度开启了失业保险制度的“现代化”改革。2007年进一步改革后,常规失业险的有效期为8个月,50岁以上失业者可达12个月,替代率提高至60%,“低要求版”失业险仅为40%。

  欧债危机后,意大利在欧盟压力下推动劳动力市场灵活化的同时,适度完善了失业保险制度。2012年的改革法案将失业险改版为“社会就业津贴”和缩微版“社会就业津贴”,前者有效期最长12个月,前6个月替代率提高至75%,此后替代率减至60%;后者为兼职就业、固定期就业者所设计,替代率与“社会就业津贴”水平一致。2015年的《就业法案》将前述两种失业津贴整合为“新社会保险就业津贴”计划,替代率为受保者前四年平均收入的75%,最高不得超过1300欧/月,从第四个月开始以每月3%的幅度递减。新就业津贴有效期为缴费时间的一半,最长不得超过24个月(2017年改为18个月)。《就业法案》的重大革新之处在于引入了失业救济,对象为丧失失业保险资格且需抚养18岁以下的未成年子女或自身年龄在55岁以上的未成功就业者,属于全民团结性质,由国家出资并管理。失业救济额度为最后一个月“新社会保险就业津贴”的75%,有效期6个月。此外,还推出了临时性失业保障计划,如针对长(短)期项目合同工推出的临时性“合作者失业津贴”计划。

  除了常规失业保险制度的改革,意大利政府还收紧了停业收入补贴政策。首先,自2016年起取消1991年设立的流动津贴。其次,规定未能被停业收入补贴计划覆盖的劳动者,若所在企业雇员多于15人,就必须(少于15人的企业自愿)达成集体协议,建立劳资双方的团结基金,若未能在2013年3月31日前达成集体协议,则遵从劳动部的规定建立补缺型基金。在企业破产、劳动关系已经终结的情况下,特殊停业收入补贴将不再发放。针对一些每年都要破例加入特殊停业津贴的行业企业,意大利政府作出了更严格的限定。

上一篇       下一篇

劳动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