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权

返回首页>>

远程工作:让工作摆脱距离的束缚
作者:邱婕 时间:2019/4/10 10:16:34
分享到: 新浪微博微信 更多

  人物:小黄现状:从事在线教育

  进入大学后,我和其他同学一样选择了最容易的兼职方式———家教。到学校开办的家教介绍中心,填表登记,推介成功后中心收取30元。我就这样开始了家教工作,一开始我也没有经验,就是辅导小学生做作业。后来,在线教育平台兴起,通过我的同学在做家教的同学里做推广,我就这样慢慢转到了在线教育平台。

  人物访谈

  笔者:小黄,你好。首先感谢你接受我们的访谈。你目前从事在线教育工作有一段时间了,你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为什么选择在线教育吗?

  小黄:我一开始是做传统家教的,后来,我的同学在做家教的同学里做推广,只要注册就可以获得50元奖励,我就这样转到了在线教育平台。

  笔者:促使你选择从事在线教育的原因,肯定不是奖励费吧。

  小黄:当然不是因为奖励费啦,我想了一下大概有两个方面的原因吧。一个是时间因素。我原来做传统家教,往返交通花的时间很多。有一个我教得比较长时间的学生,每个周末两小时家教,但我在交通上也要花两小时。尽管家长会另外给我车费,但是时间还有体力上我还是觉得很浪费。另一个是选择因素。原来通过学校的家教中心,可供选择的生源还是比较少的,其实有一些学生和我可能也不是那么适合,并且要等到有单子也需要比较久的时间。这两方面在线平台就很有优势,我不需要花费交通时间,一般在宿舍、家里就可以实现和学生远程视频家教,并且平台上也让学生和我都有更多的选择。

  笔者:那从你的观察看,家长们选择在线教育的原因是什么呢?

  小黄:我觉得是获得更好的教育资源吧。我现在的学生基本都不是上海的,有些学生是生活在比较不发达的地区。我的学生告诉我,他们那里很难找到我这样做家教的人,所以对他们来说,远程教育能让他们获得更好更多的教育资源。我自己觉得,我大概也是为教育公平做了一点事吧。

  笔者:我觉得你从这个职业里获得的不只是收入,还有职业荣誉啊。不过,我还是对你的收入比较好奇。

  小黄:其实我的收入和原来传统家教的是差不多的,都是按课时计算。平台对接受辅导的不同年龄段的学生有统一的计费标准,小学生便宜一点,高中生贵一点,其他的特殊类型更贵,比如一些艺术类的课程。不过对我来说,我的单次课程的费用,其实比传统家教是要低的。但因为节约了交通时间,我现在每周花在家教的总时间减少了,但是收入增加了。

  笔者:我再多问一句,你的收入平台是以什么方式支付给你的,还有家长也是按此付费吗?

  小黄:我们有一个手机的APP,在上面可以查询到各种信息,比如我现在带了几个学生,上了几个课时。APP上还会显示我的上课时间在所有老师里大概排在第几位。我也可以随时查询我的收入情况,但是不能随时提取,每个月平台有一个固定时间会把这个月的钱打到我的银行卡里。至于家长的付费情况,并不是按次支付的,家长可以选择平台上的各种套餐,有次数的,也有按季度和按年的。家长要先付清费用,然后可以在平台上选择适合自己的家教。

  笔者:请问,平台为你们提供培训吗?会有什么管理呢?

  小黄:平台对我们没有提供培训,家教课程的准备都是我们自己完成的。据我知道,在平台上注册为家教老师也没有太大的限制,不需要有教师证,一般人也都可以注册。当然,家长选择我们的时候会有一个试听课,家长觉得我们合适才会选择我们。至于管理,我觉得平台还是比较重视的,我们家教老师有专门的群,群里的教务老师是平台的员工,他们会讲平台的规则,比如说不能与家长私自交易,否则平台会永久拉黑。

  模糊的工作场所

  我们上一次的主题是“自雇就业”,从今日的眼光看自雇已经不是太新鲜的就业形态。而今天的主角小黄的身上则带着很多标签,远程就业、零工经济、平台经济,她也是数字劳动者的一员。总之,这样一种就业形态是被排除在传统劳动关系之外的,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越来越多人会选择这种就业方式,因为它可以提供收入,它更为灵活,它可以给你更多的自主权和选择权。

  当我问小黄时,你以后还会不会从事在线家教工作时,她很肯定地表示“会”。她会继续利用晚上和周末的业余时间从事家教辅导的劳动工作,此外信息技术也让她可以在任何有网络的地方从事这份工作。所以今天我希望谈的是“远程工作”。

  其实,今天“远程工作”也不是多新鲜的事,大部分劳动者如你、如我都在远程工作。你有多少个微信工作群,你在睡前、休假甚至的病假中回复过多少工作信息,这些都是远程工作。2002年《欧洲远程工作框架协议》出台,以及美国2010年的《远程工作促进法》都对“远程工作”给予了非常多的鼓励。确实,远程工作的优点显而易见,依托信息技术,工作摆脱了物理距离的束缚,效率得到很大提升。甚至对解决大城市的交通都有其益处,上班族可以不必像沙丁鱼一样挤在地铁中,而是可以悠游的穿着睡衣在家工作。

  这样的想象似乎过于美好,远程工作的大面积存在足以说明其经济价值。但对劳动者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最近一个高管朋友义愤填膺向我抱怨,飞机上为什么要通wifi,他最后的一点闲暇时光也被榨干了。这个空中飞人说,原本在飞机上的时间是他少有的可以看一本书、一部新电影而不被工作追杀的时光。而现在即使在天上,他也要回邮件,发微信不断地工作。

  最近沸沸扬扬的“996ICU”事件,引发了集体吐槽。超时加班几乎是全行业的问题,而与显性的996相比,隐形的远程工作加班则更难以规制。当信息技术打破了传统就业的物理场所局限后,工时也就变得没有边界。技术就像一根看不见的风筝线,却实实在在操控着你。远程工作把传统劳动关系中的一个重要指标“工作场所”模糊化了。在传统就业的界定中,工作场所是认定劳动关系存在的关键要素之一。例如,一般工时的认定,是从早上到达办公室开始,至离开办公室为止。而在工伤认定中的三要素,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和工作原因中,工作地点不可或缺。但在远程工作中,哪里是工作地点呢?我在咖啡馆写下这一篇小文,这里是工作地点吗?

  当然,我并不认为在“远程工作”中工作场所模糊了,雇主的管理就会弱化,从目前的趋势看,我有理由相信管理会加强。如小黄说的,平台并不给老师提供培训,但有专门的员工管理他们。即便是平台这样的组织对老师的管理也有相当多的规章制度以及处罚。如果用大数据的眼光看,雇主基于远程工作收集的数据,对劳动者的管理可以更为精确。雇主可以精确知道,员工几点几分拜访了客户,停留了多少时间,走了几步路。据说有的雇主连员工的心跳情况都能实时掌握。

  对劳动者来说,办公室的围墙没有了,世界之大无处不是办公室。对雇主来说,办公室可以没有,但员工的动向却了如指掌。远程工作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融入了我们的工作中,变成了我们工作的一部分,还可能是越来越大的一部分。技术无疑深刻地影响了工作,但我希望这种影响是让我们都活得更好。程序员对996的反抗很有新意,但也不是根本的办法。况且如果技术公司放弃996,全面远程工作,加班会更少吗?或许我们也该考虑一下,立一部《远程工作法》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劳动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