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权

返回首页>>

澳大利亚被指“消费降级”
作者:棕禾 时间:2019/4/3 10:48:56
分享到: 新浪微博微信 更多

  最近,澳大利亚的124位经济学家联名签署了一封公开信,信的主要内容是呼吁澳大利亚政府调整税收政策,同时提高工人实际工资收入,以缓解全社会对工资增长缓慢的不满情绪。事实上,在近期国际劳工组织发布的《2018/2019全球工资报告》显示,全世界的工薪阶层正被落在后面。尤其2017年全球实际(经过通胀率调整)工资增幅仅为1.1%,明显低于2016年的1.8%,创下2008年以来最低。

  新闻

  澳洲工人收入停滞不前

  统计数据显示,近6年来澳大利亚全职工人工资年均仅增长了7300澳元,近10%的高收入人群年收入则增加了近12000澳元。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前发布报告预测,未来几年澳大利亚实际工资收入增长将非常缓慢,扣除通胀之后,从目前至2024年,澳收入平均增长率仅为0.3%,可支配收入增长则低于0.2%,远远低于1.8%的长期平均增长率。虽然澳大利亚的最低工资已经是居于世界前列了,但普通民众对于实际工资收入停滞不前还是有着更直接的切身感受,那就是生活水平在下降。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由于工资增长缓慢,澳洲近3年生活水平下降幅度超过1991年-1992年衰退期,降幅创30年以来新高。该研究称,澳大利亚生活水平在2011年达到顶峰,2015年至2018年大幅下降,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实际工资增长缓慢。

  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普通家庭消费支出持续疲软。其中,汽车、家庭用品和公共事业支出是主要下滑部分。而且未来澳家庭收入增长情况不容乐观。同时,物价增长过快也进一步挤压了家庭中用于消费的部分。目前多数澳家庭仅能维持日常的消费水平,很难有大的消费支出增长空间。

  工资增长慢了,还会影响全国经济发展,后果很严重。澳联邦储备银行主席洛伊认为,薪酬增长疲软和低工资预期将对消费支出造成长期影响,甚至要远远大于房价下跌带来的影响。

  伴随消费市场表现低迷,澳大利亚经济已经出现衰退迹象。去年澳大利亚全年平均增长率2.3%,远低于澳联储的预测。经济学家们分析认为,经济增长这么慢,“罪魁祸首”正是家庭支出疲软和住房投资下降。

  澳大利亚消费支出占GDP比重高达60%,但去年平均季度消费增长仅为0.4%,所以私营部门投资和消费实际上对GDP增长没有作出贡献,澳大利亚经济学家们也非常着急。

  呼吁

  工资增长“提速”

  在澳大利亚,最近“提高工资”已经成为一个选举热门话题。今年5月份澳大利亚即将开始新一届大选,澳主要反对党工党领袖比尔·肖顿就称,即将开始的联邦选举将是一次关于提高工资收入的全民公投。

  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多年来澳大利亚实际工资增长缓慢,有着深刻的社会和文化原因。10多年来,澳大利亚凭借其资源和能源出口优势,过于依赖“矿业繁荣”带来的巨额收入,因此在税收、产业关系、竞争、创新和基础设施等方面故步自封,没有出台重大改革举措,导致目前整体竞争力不足。而且由于GDP增长乏力,失业和就业不足问题影响着澳大利亚数百万家庭的实际收入。

  另外,还有一项重要因素制约着澳大利亚工人工资的增长。该国多年来不断修订的劳资关系法,在某种程度上也大大削弱了工人议价能力。自2013年以来,澳执政的联盟党政府换了3位总理,但澳政府认为较低的工资是保持企业竞争力的必要条件,所以工资政策一直没有改变。要想改变工资增长缓慢这一问题,并不是件容易事。至于能否狠下心来推动重大经济改革来改善局面满足民众需求,则是考验澳政府的一道难关。

  背景

  全球工资增幅降至新低

  在近期国际劳工组织发布的《2018/2019全球工资报告》中不难发现,员工薪酬增长变缓,并非只出现在澳大利亚。事实上,在2019年,全球工资增长将继续放缓,这种工资增长停滞不前的状况,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增长和提高各国人民生活水平的障碍。

  该《报告》将各国名义工资以统一货币(欧元)换算之后,工资排在前五的分别是丹麦、卢森堡、挪威、奥地利和美国。其中,丹麦的名义工资为5324欧元/月,约合人民币41590元/月。全球名义工资最低的国家主要是非洲和亚洲国家,报道称,卢旺达工资在在排名中垫底,为56.73欧元/月,约合人民币443元/月。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指出,2017年全球工资增幅降至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且远低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但中国的工资增长幅度位居全球前列。通过统计136个国家2006-2017年间剔除了通胀的真实报酬数据,《报告》指出,按实际价值计算,全球工资增幅从2016年的2.4%降至2017年的1.8%。在分析工资增长时,《报告》指出,在G20发达国家中,实际工资增幅从2016年的0.9%降至2017年的0.4%。相比之下,在G20新兴和发展中国家,实际工资增幅在2016年的4.9%至2017年的4.3%之间波动。

  其中,在G20发达国家中,英国工人的实际工资增幅最弱。2008年至2017年间,英国实际工资增长(剔除通胀影响)下降了约5%,远远落后于美国和德国等G20其他主要国家。尽管全球工资增长放缓,但亚洲的工资涨幅却依然强劲。《报告》显示,过去20年,G20新兴和发展中国家的平均实际工资增长了近两倍,而发达国家仅增长9%。

  国际劳工组织表示:“在2006-2017年期间,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工人的实际工资增长在所有地区中是最高的。这反映了亚洲和太平洋地区比其他地区更快的经济增长,中国、印度、泰国和越南等国位居榜首。”不过,《报告》指出,在许多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经济体,工资差距仍然很大,工资往往不足以满足工人及其家庭生活的需要。

  延伸

  性别差异加剧薪酬差距

  《报告》显示,在全球范围内,女性薪酬平均比男性低约20%。国际劳工组织指出,在富裕国家中,性别薪酬差距主要体现在高收入阶层。相反,在中低收入国家中,男女工资差距则更多地体现在薪酬较低的劳动者之间。

  国际劳工组织的计量经济学家和工资专家表示,在许多国家,女性受教育程度高于男性,但她们的收入较低,即使他们从事的职业类别相同。工资专家还指出,即使在女性劳动力占主导地位的企业和职业中,男性和女性的工资都往往偏低。因此,为了减少性别工资差距,需要更加强调确保男女同工同酬,以及解决妇女工作价值被低估的问题。

  此外,另一个影响工资差距的因素是“母亲身份”。《报告》显示,与没有孩子的女性相比,母亲的工资往往较低。这可能与许多因素有关,包括就业中断、工作时间减少、就业于工资较低但更有利于家庭的工作等。盖伊·赖德表示,就男女工资差距来看,“生育对女性带来了明显的不利,当女性有子女时,工资差距会扩大”,这是客观原因之一。根据该《报告》,在许多情况下,男女之间更公平地分担家庭责任将导致妇女作出不同的职业选择。盖伊·赖德进一步指出,性别薪酬差距是当今社会不公的最严重表现之一,所有国家都应该努力更好地理解其背后的原因,并加快实现性别平等。“当出现明显的工资歧视时,需要更完善的法律框架。法律框架内最有效的做法是提高透明度,出台法规要求企业公开其内部的工资差距。”

上一篇       下一篇

劳动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