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体

返回首页>>

16年严苛繁复的安全保障,成就1000站的速度与激情 ---F1一线保障职工的幕后故事
作者:马亚会 时间:2019/4/15 10:09:51
分享到: 新浪微博微信 更多

  WDCM上传图片

  比变形金刚还炫酷的造型、比雷鸣更震撼的引擎轰鸣声,上周末,F1中国大奖赛在上海赛车场再次上演速度与激情的盛宴。这是F1落户上海的第16个年头,也是F1历史上的第1000站,三天的赛事留下了许多精彩的画面。然而,在这股风驰电掣的热潮背后,许多人并不知晓,还有无数默默无闻的幕后工作者在各自的岗位上为这场车坛盛宴保驾护航。由华山医院、瑞金医院等百余位医护工作者组成的医疗救援队,就是成就F1千场荣光的幕后英雄之一。

  清晨五点起床,六点半抵达赛场,七点半不到已经在各自岗位待命,晚上直到所有工作人员全部撤离才能休息,过去三天,这是他们的工作状态。他们是上海各大医院骨科、麻醉科、烧伤科的骨干精英,通过严苛的考核,自愿牺牲休息时间来为赛事服务,三天的比赛他们随时待命,只为能在事故发生时迅速深入赛道腹地救援,为车手也为所有来到上海赛车场的车迷们撑起一把生命安全的保护伞。

  赛道安全官:车手的守护神 搭起一条绿色生命通道

  象征着极速激情的F1每年都吸引着全世界数以亿计观众的眼球,炫酷的赛车一直是车迷们关注的热点。不过,在F1赛场内,有一辆车虽然不如赛车那样引人注目,却是赛道旁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比赛开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眼前飞驰而过的赛车所吸引,只有它,会在每一场比赛的练习、排位和正赛时,始终默默地在维修站出口处待命,就像是车手的守护神,这就是医疗车。过去三天,来自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的庄冬晓医生,就是这辆车上的一员。

  身为今年F1赛道的安全官,从2003年上海赛车场建设好,到次年F1赛事首次登陆中国,再到上周末F1第1000站落幕,一晃,庄冬晓参与F1医疗保障工作也有十余个年头了。说起自己的工作,庄冬晓形容,“就像是一个桥梁,连接起各个岗位,为车手搭建一条绿色生命通道。”

  其实,所谓医疗车,主要是在出现重大事故时,比如威胁到赛车手生命安全的情况下,医疗车就要第一时间冲向赛道腹地赶去抢救车手的生命。到达后,赛道安全官将与国际汽联的相关负责人一起进行紧急预判,指挥调度整个抢救过程。

  当然,现场急救也是安全官必备职能之一。因此,医疗车上往往配备有自己的医疗团队以及全套的急救设施,甚至拥有与赛场同步的监控系统,这也使得整个救援工作更加高效。十多年来,作为安全官的庄冬晓大概比别人见证了更多精彩的超车瞬间,不过,与这些激情时刻相比,更让庄冬晓欣慰的是,在F1落户上海的16年里,尽管车速越来越快,但这里从未发生过一起重大事故。这才是对医疗队最好的肯定。

  WDCM上传图片

  ET解救队:车内待命10小时 一天下来双腿几近麻木

  作为一种高危运动,F1不同于其他体育比赛,国际汽联对医疗保障有着极高的要求。因此,不止医疗车,F1的医疗保障队中还有快速介入车、救护车队、直升机组、步行组等多个部分,并且涵盖骨科、麻醉科、普外科、胸外科、脑外科、内科、烧伤科等多种专业的医疗人员超过百人。F1赛事医疗副主管陈家瑞告诉记者,通常在比赛前一天,整个医疗团队就会进驻赛场,从讲座培训到模拟演习,再到赛道实战演练,需要一遍遍考核,确保所有医护人员对F1救援都有充分的案例积累和处理预案。

  据了解,今年F1医疗队的实战救援由两部分组成,一是赛道边紧急事件的处理,二是ET解救队的实车训练及考核。其中,ET队训练考核部分是在国际汽联医疗官的监督下严格计时进行的,之所以如此,ET解救队队长陈建新告诉记者,是由这份工作的特殊性决定的。

  简单地说,ET队的工作就是当发生撞车事故时要把车手安全地从车内救出来。“听起来简单,但这往往是最难的一部分。”首先,发生撞车后赛车随时可能爆炸,ET队必须与时间赛跑。其次,F1撞车容易造成脊柱损伤,如果解救时不注意,很可能造成患者高位截瘫,这就需要整个团队有着严苛的操作流程和默契配合,并且要对每辆车的特性非常了解。

  加上近几年F1赛车大多配备了动能回收系统,车身会产生高压电,医疗救援人员必须穿戴特制绝缘手套和鞋进行操作,这都大大增加了ET队救援的难度。不过,让陈建新自豪的是,目前F1上海站三支ET队的专业水平,在全世界都是名列前茅的。尤其是陈建新所在的ET三队,队中6个成员基本都是从首届F1上海赛开始服务并坚持至今。

  当然,撞车事故毕竟还是少数,更多时间ET队是处于在车内待命的状态。不过,陈建新坦言,所谓“车内待命”并非大家想象得轻松。从早上7点多到下午5点,近10个小时的时间,ET队需要一直坚守在指定医疗点的车内,没有特殊情况不能随便下车活动。

  往年赛事方给ET队配备的都是别克7人商务车,空间相对狭小,7个人坐在里面,再加上各种装备,一天下来,下肢充血非常严重,有时双腿甚至都有些麻木了。不过,从今年开始,医疗队给ET组更换了14人的面包车,舒适感提高了不少,陈建新笑言,“这也是F1的进步嘛。”

  医疗中心: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不断演练只为多争取3秒

  F1落户上海16年,整个赛事不断成熟,越来越多的车迷开始来到上海赛车场参与这一年一度的车坛盛会。这也就意味着,F1医疗队不仅要为车手服务,更多时候他们需要处理的是工作人员和现场观众的医护工作。本次赛事期间,除了上赛道的近百名医护人员外,其余数十位医生就分散在赛场周围的看台、草坪等地,一旦观众身体有任何不适,基本都可以就近找到标有红十字的医疗站点进行处理。而位于赛道维修区附近的医疗中心则像一个小型的医院,这里是医疗队的大本营。尽管面积不大,却包含了门诊、烧伤科、麻醉室等,各专业科室的主治医生加上护士共计十余位,赛车事故中可能用到的药品、设备也一应俱全。

  来自同济大学附属第十人民医院神经外科的教授金毅,就是医疗中心的“掌门人”。尽管已经服务F1近10年,算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人”了,但是每年来到赛场,他还是会坚持把所有药品、设备检查一遍,对医疗中心里各位医生的工作也都会一遍遍交代清楚,责任到人。

  上周六上午,赛道医疗检查工作刚刚结束,距离当天的垫场赛还有一个小时,金毅就召集大家进行了一场救援模拟演练。整个演习从收到救援通知开始,所有人员进入准备工作,救护车抵达后进入医疗中心进行处理,假设伤情严重,再通知直升机组进行转运。

  由于赛前这些工作反复模拟了多次,当天的整个演练已经十分顺畅,但就在“病人”被抬上直升机所有人员准备结束时,金毅却要求大家重来一次,原因是从医疗中心转向停机坪的50米路线不是最佳选择。于是,所有人按照金毅建议的新的路线从头至尾又演练了一遍,记者通过手机计时发现,尽管新路线距离更远,但由于这条道路更加平坦,转运过程更安全,整个演练时间反而缩短了3秒。而这3秒,无论对抢救工作还是病人本身都至关重要。

  从直升机上下来,金毅再次跟记者强调,“速度很重要,但确保伤者安全是我们医护人员的最高使命。”据金毅回忆,两年前因为天气不佳,直升机无法降落,当年的F1练习赛直接被取消。任何可能对车手安全产生威胁的外部因素都不容忽视,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F1的医疗团队甚至有着决定比赛是否可以正常进行的权利,这就是F1的医疗铁律!

  老将新人“完美展示”

  一千站是另一个全新开始

  或许也是因为有了像金毅、庄冬晓这样认真负责的前辈的带领,每年F1医疗救援队都会吸引不少年轻医生的加入。据上海市卫健委应急办主任何智纯介绍,今年参与F1医疗保障工作的新人就占到了整个队伍的1/3。他告诉记者,这支医疗队由华山医院运动医学科领衔,会同上海市卫健委、120急救指挥中心以及上海各大医院的兄弟科室。尽管队中多人都有着10年以上的F1医疗保障经验,但是,F1在中国站走过了16年,1000站刚刚落下了帷幕,这不是结束,而是另一个新的开始。

  对医疗队来说同样如此,“我们需要也应该培养更多的后备力量,经验是要一点点积累出来的,上海正在打造国际体育之都,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国际级赛事落户上海,离不开一个庞大的医疗团队的支撑。”而对今年医疗队的工作,何智纯更是直接给出了“完美展示”的评价。

  15年前,F1的车轮第一次“轧”到了上海赛车场的跑道,一场关于速度与激情的体育赛事就此在上海这座城市生根发芽,那一次,正赛日的现场观众达到了15万人次。从2004到2019,15年过去了,F1第1000站也落下了帷幕。响彻了三天的引擎嗡鸣声如今犹在耳畔,不大的医疗中心,百余位医护工作者井然有序地站在各自的区域收拾着自己的装备,彼此谈论着参与此次赛事的心得,时而有笑声传出。还有一些正在与同组的搭档拍照留念,因为新的一周,他们就要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继续忙碌了。

  对F1来说,他们留下的或许只有一个穿行在呼啸引擎声中的背影。然而,他们一年一度来这里“集训”,志愿守护F1运动在上海的安全系数,虽然这只是他们日常工作中的一个小小插曲,但又何尝不是他们对医疗工作和上海体育发展的另一种坚守与助力。

上一篇       下一篇

劳动报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